因为没找到楼诚这样的文,也可能是我不会搜索没找到吧(゚ー゚)所以只能自给自足了。

脑洞来自B站up主FishermanStrong的同名剪辑视频,不写凌远是因为医生设定不太好写啊啊啊,怕自己掌握不好毁了文_(:зゝ∠)_

设定就是如题辣,大概是个小中篇。更新速度不定,毕竟我是个懒癌……(土下座)写到现在对于人称有点纠结,如果大家看着觉得不对劲的话一定要和我说,我尽量改(っ*´Д`)っ


——————以下正文——————


即便那晚把藤田的尸体处理掉之后,还是逃不掉日本方面的追查。再加上76号损失了两名处长,明楼每天依旧看似如往常一样朝九晚五的去新政府办公厅上班,可阿诚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最近的明楼变得有些急躁,不像从前那样沉稳,那样让人安得下心。对下属发脾气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不是从前的做戏,是实实在在地发泄自己的情绪。阿诚在秘书处也听到了不少抱怨,无非都是在说原来明长官是如此公私不分的人。

 

大姐死后,明台也去了北平,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传回来。连阿诚自己最开始也以为大哥是被大姐的死,明台不在身边,还有新政府的一对破事搞的焦头烂额,难免会有控制不住脾气的时候。

 

可回头再想,就发现完全不是这样的。大哥是怎样的人,自己再清楚不过。当初执行死间计划的时候,面对那样复杂的局势和明台可能要牺牲的风险,也依然计不旋踵。现在只不过多做些善后的工作,而大姐和明台都是已去之人,自己认识的大哥绝对不会就这样倒下。

 

阿诚整理完手上的文件,走进明楼的办公室。

 

“大哥,到下班的时间了。”

 

平时这个时间阿诚走进去看见的应该是明楼整理好一切,已经穿好大衣,正在戴围巾的场景。这次刚走进去看见的却是紧皱眉头闭着眼,手指揉着眉心,脸色很不好的明楼。

 

“又头疼了?”阿诚上前两步走到明楼身边,伸手就要拉开办公桌的最边上的抽屉,却被明楼一把拉住了手。

 

“药吃完了。”

 

抓住自己手腕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因为用了些力的原因,指节处泛着点白。疑惑地抬头看向明楼,看到的却只是比刚刚更加差的脸色。无暇考虑其他,从明楼手中挣脱,拿出自己包里为了以防万一一直为明楼备着的胃药,倒出两颗递到明楼面前。

 

“大哥。”

 

明楼睁开眼,接了阿诚的药。阿诚立即又把水杯递给他,两人十分默契。

 

“谢谢。”明楼的声音沙哑。

 

“大哥,你……”

 

“我没事。”药物作用下,头痛终于缓解了些,“回家吧。”

 

阿诚看了眼明楼,眼神复杂。

 

“是。”

 

两人一起出了政府办公厅,一切如旧,阿诚将车子开过来,帮明楼打开车门,然后再次回到驾驶座开车回家。

 

车内无话,车胎摩擦地面的声音盖过了两人的呼吸声。

 

阿诚偶尔透过后视镜看到的明楼依然是闭眼皱着眉,不管是担心还是好奇,无一不让阿诚局促不安。

 

“大哥,你最近到底怎么了?”目视前方,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口。

 

“没事,就是有点累。”

 

果然是托词。

 

阿诚虽然这么想,但也拿明楼没什么办法。明楼不想说的事情,任何人都休想从他嘴里撬出一丝消息。

 

他看到前方的药店,停下了车,“前面有家药店,我再去给你买点药。”

 

阿诚离开后,明楼睁开眼睛看着阿诚走掉的方向,反复唤着他的名字,“阿诚……阿诚……”

 

两人回到明公馆吃过晚餐之后,除了商量组织上的事宜,明楼在家几乎已经不和阿诚聊别的了,总是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没人知道他在做什么,这让阿诚很郁闷。通过这段时间观察,阿诚决心一定要弄清楚大哥这么反常的原因。

 

细细想来,今天在办公室给大哥拿药的时候又为什么要拉住我的手?就算是药吃完了,只要抽屉里没什么不可见人的东西,有什么不能看的?

 

“太奇怪了。”阿诚自言自语。

 

今夜,阿诚睡得不踏实。


然而,这个晚上辗转反侧的不只是阿诚一个人。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127)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