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只有这一更辣(鞠躬

但是明天是我生日,所以会更多一点,而且有重要的情节出现,请大家期待吧(✿≖ ◡ ≖)✧


——————以下正文——————


事实也的确如阿诚所想,会议后前田和明楼一起去了特高课。前田有下属开车过去,所以自己可以留在新政府办公厅,不用陪着一起。

 

明楼坐进前田的车里,“前田课长是又有新的人选了吗?”

 

“怎么,明长官不知道?阿诚昨天给了我一份人选资料,我仔细研究过了,这些人都很不错。”

 

明楼心里喀噔了一下,面上却表现出仿佛真有一事似的轻笑,“哎呀,真是人老了。前几日我让阿诚再做出一份人员资料送去给您的,您瞧瞧我这记性。”

 

前田目光幽深,转而不明意味的笑了笑,“是啊,人一到这年纪就容易忘事啊。”

 

明楼表面上平静的和前田说着话,心里却已经翻了天。

 

阿诚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才把自己支开。

 

不管怎么样,既然现在已经坐上了前田的车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一切只能回去了再说。

 

而阿诚这边正要进入明楼的办公室。

 

“阿诚先生?”

 

是新来的一名女秘书。

 

阿诚转过身,“怎么了?”

 

“明长官不是出去了吗?”

 

“明长官走之前让我把他桌上的文件处理一下,我进去拿一下。”

 

“这样啊…是我多嘴了。”女秘书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你去忙吧。”

 

“是。”

 

阿诚看她走远了才放心进了办公室里,关上门径直走到办公桌边,打开放药的那个抽屉。

 

阿诚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

 

里面赫然放着三瓶药。

 

“怎么会有三瓶……?”

 

明楼的办公室是阿诚打扫的,药也一直是阿诚放的,可他从来都只放一瓶在抽屉里。打扫的时候看到垃圾桶里有空药瓶的话,就说明原来放的那瓶都吃掉了,需要再放一瓶新的进去了。

 

这段时间一直没看到有扔掉的药瓶,还以为是因为明楼头疼的老毛病不怎么复发了,哪会想到是这样。

 

阿诚伸手把三瓶药都拿出来仔细地对比,确定了三瓶是同一种头痛药。

 

脑内突然闪过这些日子明楼越来越暴躁的模样……

在背后闲言碎语的员工们的模样……

在家只和自己说公事……

总是一个人在房间里……

 

阿诚默默地将三瓶空药瓶放回抽屉里,绕过办公桌,拿起电话的听筒拨下一串号码。

 

“喂,苏医生吗?我是阿诚。”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55)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