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外面浪了大半天,然而回到家除了更文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啊啊啊ojjjz

我的库存这下都发完了,希望你们能看的愉快吧(•̀ᴗ•́)و ̑̑

(PS:今天去看了寻龙诀,陈坤好帅……(¯﹃¯)


——————以下正文——————


特高课门前。

 

“和明长官这种聪明人谈话真是十分愉快。”

 

“哪里哪里,前田课长过奖了。”明楼推了推眼镜,眼中带着谦逊的笑意,“前田课长才是独具慧眼,对每一位资料上的人选的能力都一针见血。”

 

“还是多亏了明长官的推荐啊,这下终于能把76号的事定下了。”前田伸出右手,“期待与明长官的下次合作。”

 

明楼握住前田的手,“十分期待。”

 

一名特高课的下属跑了过来,“课长,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嗯。”前田稍倾身子,“明长官,请。”

 

明楼点头,眸色渐深。

 

阿诚应该都知道了吧。

 

明楼皱眉,坐上了特高课的车,没多久就回到了新政府办公厅。

 

“明长官。”

 

“你好。”

 

“明长官。”

 

“你好。”

 

一路上向明楼打招呼的人数不胜数,明楼却无心应付他们,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而目的地只有一个。

 

——自己的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就就是打开那个放药的抽屉,药还在。

 

但这并不代表没人来过。

 

“喂,阿诚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挂下电话,深吸一口气。

 

阿诚很快就进来了。

 

“大哥,你叫我?”

 

明楼缓缓摘下眼镜,“你发现了?”

 

“……是。”

 

“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我已经联系苏医生了。”

 

“……”

 

明楼死死盯着阿诚,手中的眼镜已然被过大的力量握变了形。

 

“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

 

啪!

 

话还没说完就被明楼砸向地的眼镜打断。

 

“你现在翅膀硬了,会动我东西了对吧。”明楼声音嘶哑。

 

“大哥,我……”

 

阿诚想要解释不是这样的,然而话再一次被打断。

 

“出去。”

 

“大哥!”

 

“出去!”

 

明楼的这声几乎是吼出来的,脖子都涨红了,隐约还看得见皮肤下微微突出的青筋。

 

说实话,阿诚的确有些被吓到。他不是没见过明楼发火,但这次和以前不同,不仅仅是发泄怒气,里面还夹杂着更多的暴躁,就是这段时间搅得他也异常不安的源头。只是他没想到这暴躁已将明楼变了个人,让他畏惧。

 

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哥头疼的那么反复还不叫苏医生看看,除了真的很担心大哥的身体之外,还藏了小小的私心。

 

也许苏医生能够检查出大哥异常的原因。

 

要不是几次试探下来,大哥都没有显示出一丝要坦诚的样子,自己也不用做到如此地步。

 

很显然,现在的大哥不愿意听自己的解释,还是等他冷静下来再说吧。

 

“是。”

 

阿诚出去后,明楼简直快抑制不住满腔的怒气,所有摆在面前的东西都显得碍眼至极。如果此刻不是在新政府这种耳目众多的地方,真想把这办公室的东西摔个干净。

 

明楼清楚自己变成这样的原因,所以在家不愿面对阿诚。

 

他怕,他太害怕自己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

 

他唯一的软肋就是家人,可收不到任何来自明台的消息,让他变得不安。而现在每次一闭上眼,就是大姐倒在自己怀里的样子。一度以为很快就能挺过去,没想到情况却越来越糟。

 

身边就只剩下阿诚了,他无法保证以后上线会不会下达比死间计划更让人胆寒的命令。

 

如果有呢?

 

他明楼不怕牺牲,也不怕和阿诚一起牺牲。怕的是最后只剩他一个人,所有人都不在了,只剩他一个人的世界。

 

心里的压力与恐惧越积越多,仿佛以前那个运筹帷幄的明楼都是假的,现在才是真实的明楼。

 

他开始变得暴躁,性情反复无常。变得看到阿诚就想将他捆绑起来,关进自己的房间,任他挣扎叫喊都是无用功。阿诚的命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任何人任何事都休想从他的手里抢走阿诚。

 

想看阿诚在自己手下展现出各种模样表情,不管是别人看过的又或者是没看过的。


直到他只渴求自己,无论赐予他生还是死。

 

这些想法让明楼疯狂,在外面或多或少还能压抑得住。一旦回到家,这想法就会恣意生长。除了必要的组织方面的事务商谈,他连阿诚的脸都不敢多看一眼。

 

而现在阿诚对他步步紧逼,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尽量避开他了。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80)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