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这几天把视频又看了几遍,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w 然后思考了一下后续的具体发展,现在这里给大家打一针预防针,监禁♂戏份大大的有,但是肉应该不会有。

大家看到现在也能发现吧,他们两的感情还没有到可以肉的那个地步,就算写到监♂禁那里也不会有,所以如果非要写肉会显得很生硬,为了整体的感觉我还是选择不写。感情在监禁♂戏份结束以后肯定会有质的飞跃,但不是现在哦(o゚v゚)ノ

至于监禁♂完了以后还要不要继续写我还没考虑好,到时候再说吧~(๑•́ ₃ •̀๑)

最后祝大家阅读愉快╰(*°▽°*)╯


——————以下正文——————


那天以后,阿诚发现明楼不仅在家不爱搭理自己,现在就连在外办公时也处处躲着自己。好几次想要再找明楼谈话,可总是被他找了各种理由回避了。联系苏医生到家里,也被大哥冷着脸遣了回去。

 

大哥可以对自己视而不见,但是自己是没办法做到的。所以后来悄悄去了苏医生的家里,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全都跟苏医生说了,当中也包括了大哥最近对自己的冷漠态度。

 

“他情绪的不稳定恐怕是大小姐的死和小少爷的毫无音讯导致的。”

 

听到苏医生的诊断结果时,阿诚既觉得吃惊又感到都在意料之中。

 

“那他为什么要躲着我?”

 

“这……”苏医生摸着下巴斟酌了片刻才开口,“是家人把他困住了吧。”

 

“被家人困住了?”

 

“嗯。最重视的家人一个个离他而去,对于大少爷来说,身边仅剩的家人就只有阿诚先生你了。假设,今后阿诚先生也发生了什么不测……”

 

苏医生看着坐在对面的阿诚停下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就算如此,也不必处处躲着我吧?”阿诚还是不理解。

 

“只怕大少爷对阿诚先生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强了。”

 

“对我的欲望?”

 

“正因为害怕失去阿诚先生,所以对你的控制欲与日俱增。”苏医生直视阿诚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根据阿诚先生所说的状况,大少爷一直躲着你,就是害怕自己会肆意地伤害你。”

 

阿诚睁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医生,大脑仿佛卡壳了似的,无法对苏医生说出的话进行任何信息处理。

 

苏医生看到阿诚暂时无法接受自己所说的也不着急,接着说,“大少爷得的是心病,我开份药给你带回去,但我的药的作用只是辅助治疗,心病还须心药医啊。”

 

等阿诚缓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坐在自己的床上了,脑袋里没有怎么回家的记忆,整个人还是懵懵的。眼睛毫无焦距的望着天花板,慢慢地开始整理苏医生对自己说的话。

 

虽然苏医生说的句句在理,可是阿诚怎么都无法相信大哥会肆意地伤害自己。

 

他的大哥在他眼里是在他十岁的时候把自己带回家,像对待亲弟弟一样,教自己识字写字,供自己读书,尽力帮助自己的成熟稳重的大哥明楼。即便是后来踏上革命的路,也是自己选择的,大哥从未逼迫过自己。

 

随着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明楼这么多年的步步为营和坚毅隐忍,阿诚都看在眼里,他不相信明楼就这么轻易低头了。然而事实摆在面前,又让人无法忽视。

 

苏医生说心病还须心药医,但具体到底要怎么做?

 

“我到底该怎么办……”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65)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