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在饭点,路上几乎没什么人。明楼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行驶,速度比平时稍稍快了些。

 

车窗外的万家灯火引入眼帘,却没有一盏是属于他的。痛苦的情绪一齐涌上,伴着这情绪的是大姐流满一地的血,明台毫无头绪的失踪,阿诚步步紧逼的关怀,还有无法面对的如今的自己。

 

明楼从未这样脆弱过,像是已经裂痕满是的玻璃,只要轻轻一碰就碎了。

 

慢慢的放慢了车速,因为他看不清路了,看到的所有东西都化成了水中的颜料盘,模糊不清,看不真切。

 

哦,是眼泪。

 

那也无心抬手拭去,只是最后还是忍不住眨了眼睛,眼泪就顺着脸颊落进了无声的黑暗中。

 

明楼想了想,最后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周公馆附近的那处小院,第二天依然如往常一样去上了班,只不过他没有解除阿诚的一切职务,而是一上班就去了特务委员会主任的办公室,也就是他自己的顶头上司那里。。

 

“笃笃笃。”

 

“请进。”

 

“真是稀客啊。”主任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明楼。

 

“主任这说的哪里的话,您事务繁多,平时哪敢经常来劳烦您。”

 

“好了,别说客套话了,坐吧。”等明楼坐下了以后,开口问道,“这次来我这肯定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要和我说吧?”

 

“是这样的,最近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医生说我需要休养,否则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明楼身体稍微往前倾了倾,“当然我是不怕累的,但是趁一时之勇并不是一个好办法不是吗。”

 

“嗯,的确。那你是想……?”

 

“我想暂时回家休息一个月。”

 

“这可不是件小事啊。你不仅是新政府的要员,又是上海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政府这边的事就不说了,我还能想些办法熬一个月,这上海经济要是没了你可怎么办。”

 

“当然,我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休养期间,我还是会继续关注上海经济,如果有严重的问题我也是当仁不让。不过近期的上海经济情况稳定,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太大的变数,这方面无需太多担心。”

 

主任想了一会,答复了明楼,“那好吧,你回去写份申请交上来。”

 

“谢谢您。”

 

“说什么谢不谢,我们这也是为了更好地为新政府做事嘛。”

 

明楼微笑点头表示赞同。

 

明楼回到办公室就立马写好请假申请交了上去,由于事前就商谈过,主任也立即就将申请批了下来,所以这天中午明楼就回小院“休息”了。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43)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