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重新更新,请慢食用╭( ・ㅂ・)و ̑̑


——————以下正文——————


由于明楼请假比较突然,主任是打算明天再公布出来的。还被蒙在鼓里的阿诚直到下午才发现明楼一整天都不在办公室,问了其他同事才知道明楼请了一个月的假期。

 

这下好了,人都被自己逼走了。

 

阿诚仔细想了一下,明楼是不会去住酒店的,因为只要自己稍微加以调查就能知道他住在哪。他也不会去其他城市或者国家,就算作为新政府要员他可以休息一个月,但作为经济司的首席财经顾问,除非他辞去职位,否则就不会离开上海。

 

这样一来,就只有在明家所有的房产里的一栋了,而里面属周公馆附近的小院的可能性最大。

 

因为明楼知道自己一定能找到他,他所做的不是在躲避,而只是想一个人呆着。

 

可就算这样也是无法解决明楼的心病的,所以阿诚每天下班后都会去小院门口敲门,即使明楼每次都不理会他。

 

如果说对明楼来说阿诚是他现在唯一的家人,那么对阿诚来说明楼就是自己的半条命。

 

一个失去了半条命的人怎么可能继续正常的工作?

 

自从明楼消失后,阿诚每天上班魂不守舍,不仅不能按时完成工作,还处处出错。作为上海动荡局势中重要的一颗螺丝钉,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

 

终于,特务委员会主任看不下去了。

 

“阿诚啊,你是不是太过于担心明楼的身体了?”

 

“我……”

 

“我看这样吧,你也回去休息一个月,到时候和明楼一块回来。”

 

阿诚震惊地抬起头,“主任?”

 

“你继续这样帮我们倒忙,还不如回家调整好了再来。反正明楼不在,少你一个也不少,我让我的秘书接替一段时间你的工作就行。”

 

“这……”阿诚想了想觉得主任说的也有道理,决定答应下来,“那好吧,谢谢长官。”

 

“唉,你们啊。”主任喝了口茶,“去吧去吧。”

 

“是。”

 

于是意外获得假期的阿诚认为事不宜迟,和主任秘书做好交接工作后,先开车去了一个特别的地方,在那呆了好久才去了明楼那。

 

此时他在小院的门前,“我知道你在里面。”

 

门后的明楼可以清楚地听到门外阿诚的声音。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晚了些才来吗?”阿诚坐到了门前的阶梯上,像自言自语一样,“我今天天去看大姐了,和她说了你最近的样子。我觉得她一定很生气,要是大姐还在,肯定会骂你没有明家子弟的模样。”

 

明楼拿着酒瓶的手的力度逐渐增大,几天没有修剪梳理过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灰暗的灯光下的脸颊比前几日削瘦了好多,嘴巴周围也长出了些胡子。曾经毫无褶皱的名贵衬衫被随意的穿在身上,几粒纽扣没扣上,袖子也被挽起。

 

恐怕明楼就这样走到大街上,也不会有任何人把这个满身酒气,穿着拖鞋邋遢不堪的人和一丝不苟的新政府要员明楼联系在一起。

 

阿诚沉默了许久,就在明楼都快怀疑阿诚已经走了的时候,阿诚才又开口。

 

他苦笑着说,“不过大姐如果还在,你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听到这句话后,明楼全身不住地颤抖着,他转身疯狂地跑去了二楼的一间房间。

 

是一间有许多酒和吧台的房间。

 

“啊啊啊啊!”

 

双手撑着吧台的边缘,像是要把心中的不甘和怒气都发泄出来,明楼大吼了一声。

 

门外的人当然也听到了,阿诚立刻站起来,拼命地敲门,这是这几天以来的意外之喜,他第一次听到来自大哥的动静。

 

“你开开门!给我开门啊!”

 

明楼双眼里布满血丝,胸口因为刚刚的叫喊剧烈起伏。

 

他又何尝不想见见阿诚,触摸他,困住他……

 

但如果就这么给阿诚开了门,他这么长时间的忍耐又算什么。

 

不能这么做,绝对不能。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59)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