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元旦放假懒癌发作,所以没有更文,请尽情的鞭挞我吧!

这章写起来总觉得怪怪的,特别烦,有机会的话希望日后能重写这章。


——————以下正文——————


阿诚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已经是白天了,看来自己足足晕了大半天。

 

醒过来后除了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身体上的酸痛,意识到的是自己的手被绑住了,还有就是肚子好饿。

 

额头上的伤好像已经结痂了,脸上的血也干了。这些都不算什么,少年时期的训练里没少受比这更痛苦的折磨。只是丰衣足食的日子过得有些久了,多少就有点不习惯了。

 

环顾房间可以确定自己被关在二楼的那个小仓库,虽然明楼不知去了哪里,但无非就是在这小院的某一处,自己可想不出现在的明楼还能出门去哪儿。

 

这么仔细想来,大哥很多年没有亲自动手收拾过谁了,自己是该感到幸运还是不幸呢?

 

当阿诚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明楼进来了,手中拿着一条皮鞭。

 

“大哥。”

 

阿诚叫了一声明楼,他看到了皮鞭,但没有作任何反应,就像皮鞭不存在一样。

 

明楼看着阿诚没有说话,他走近阿诚问他,“是不是很痛?”

 

阿诚无力地点点头。

 

“是不是想逃走?”

 

阿诚摇了摇头。

 

“撒谎。”明楼拿着手上的鞭子戳了戳阿诚的胸口,“你明明还有能力逃走。”

 

他向后退了几步,“不会让你逃走的。”

 

明楼举起鞭子往阿诚身上狠狠抽了下去,下手的力度掌握的恰到好处,不会太重也不会太轻。

 

然而承受着突然而至的疼痛,阿诚咬住嘴唇没有叫喊出来。

 

明楼扳过阿诚的下巴,强制阿诚与他对视。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叫出来?”

 

阿诚是故意这么做的。

 

他知道这个时候的明楼一定觉得只有他痛到叫出来,才证明鞭打真的伤到了他。只有他叫得越大声越绝望,明楼才会认为自已经毫无机会逃走,才会逐渐罢手。

 

可若是太早的就认输,那么明楼又会觉得身经百战的自己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受不了。这样只会导致伤害变本加厉,不仅是给自己徒增伤痛,或许还会使明楼越陷越深。

 

现在需要的是配合明楼的思想步调,一步也不能走错。

 

“我不会逃走的。”

 

阿诚看着明楼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十分清楚。

 

明楼凝视着阿诚的脸,手掌从下巴慢慢下移到脖子,掐住脖子的手指逐渐用力。

 

阿诚感觉到肺部的空气在快速流失,求生的本能使他张着嘴想要呼吸,但被扼住的喉令他无法呼吸到一丁点的空气。

 

血色一点点从脸上、唇上退去,阿诚的表情越来越痛苦。他开始看不真切明楼的样子,眼里看到的景象正渐渐被黑暗吞噬。

 

就在阿诚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的时候,明楼却一下子松开了手。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70)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