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突然进入呼吸道的空气呛得阿诚止不住的咳嗽,好一会才缓过来。

 

阿诚大口大口喘着气,抬头却看到明楼在盯着自己看。

 

被麻绳勒了太久的手腕的勒痕已经发紫,被鞭打出的伤丝丝往外冒着血染红了白色的衬衫,遍体鳞伤的阿诚现在显得不堪一击。

 

不知道是不是明楼终于清醒了,他没有继续折磨阿诚,而是转身离开了小仓库。

 

可是没过多久又回来了,手中多出了两条皮带。

 

明楼上前解下吊着阿诚双手的麻绳,又将两只手分别用皮带绑在了椅子扶手上后才再次离开。

 

这次没有再返回来。

 

阿诚明白这代表着什么,至少明楼不再觉得他会逃跑了,这一步至关重要。虽然现在还是被绑着手,但是比被麻绳吊着已经好了很多。

 

阿诚想着差不多只要熬过这几天就快大功告成了,突然觉得身上的伤都没那么疼了。

 

心情好了些就感觉到疲惫了,阿诚被通过窗帘传递过来的阳光的温度暖得有点晕晕欲睡。

 

最终,阿诚还是没抵过睡意的侵袭,晕睡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身体一下子受到的伤害太多,这一觉阿诚睡了很久,直到隔天的上午才醒来。

 

而醒过来的第一感受一如第一天,虽说旧伤好了很多,但加上昨天的新伤,情况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阿诚艰难地连带着椅子站起来,稍微走动了两步,活动了下筋骨,顿时觉得舒服多了。

 

外面嘈杂的声音传入耳中,阿诚走近窗户,用手指撩起窗帘一角。许久未见的阳光刺眼得使阿诚眯起了眼睛,过了好一会才适应过来。

 

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大多是赶着去上班和上街买菜的人,街边还有卖早点的小摊贩。不过才两天没出去过,看到这样普通日常的景象竟觉得很遥远了。

 

阿诚呆呆地看着外面,思绪飘远,完全没有发现明楼进了小仓库。

 

“你果然还是想逃走。”

 

忽然传来的明楼的声音,阿诚猛然转过身。

 

“大哥?!”阿诚快步走上前,险些被身后的椅子绊倒,“不是的,我没有想逃走!我……”

 

“啪!”

 

明楼一巴掌扇得阿诚重心不稳重重地摔倒在地。

 

直接与坚硬地面相撞的感觉可不好受,又有一身的伤。刚才那一巴掌相较之前的下手还要重,阿诚只觉得脑子和眼前都是一片混沌。痛得面上血色全无,额头直冒冷汗。

 

疼痛中恍惚听见明楼在仓库的杂物里翻找什么的声音,然而阿诚却已经毫无力气再去顾及其他。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71)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