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楼从一堆看似被废弃的杂物里面拿出了两条粗铁链和锤子还有几个大钉子。

 

他走到阿诚面前蹲下来,歪过头看着仍被伤痛折磨着的阿诚,眼里尽是悲伤,他苦笑着。

 

“点到为止。我一直这么教导你,为什么你不听呢?”

 

明楼把阿诚从地上扶起来,放下手中的工具,又拿了丢在一旁的麻绳将阿诚的双腿紧紧和椅子绑在一起,然后拾起地上的工具走出了小仓库。

 

阿诚觉得自己简直蠢死了,没事看什么窗外。现在好了,刺激到大哥,事态变得更糟糕了。

 

但并不是在害怕大哥的手段,相反,对于大哥所做的一切自己都不在乎,并且心甘情愿承受一切。

 

看到大哥现在颓丧的模样,心就好像被人踩在一地的玻璃渣上,大哥对自己下手越狠,玻璃渣就嵌得越深,心就越疼。

 

如果自己受伤能让大哥恢复,即使是死了又如何?

 

阿诚低头能看到的只是被牢牢和椅子绑在一起的双腿。

 

……大哥。

 

到底是你绑住了自己,还是我绑住了你?

 

“磅!”

 

“磅!”

 

“磅!”

 

猛然间房子内响起了有节奏的敲打声,听起来应该是在往墙上钉什么。

 

声音来自于小仓库的正上方,正是三楼的空房间。

 

“磅!”

 

“磅!”

 

“磅!”

 

“磅!”

 

“磅!”

 

阿诚突然想起刚刚明楼在绑他腿的时候,好像隐隐约约看到地上有锤子和铁链。

 

“磅!”

 

“磅!”

 

“磅!”

 

“磅!”

 

“……”

 

接着传来几声声响之后,阿诚再也没有听到其他动静了。他的直觉告诉他,很快楼诚就会下来把他带去三楼的空房间里。

 

果不其然,大概过了十分钟,明楼再次来到小仓库,解开了阿诚手上的皮带和绑住腿的麻绳,将阿诚带到了三楼的那个房间。

 

打开房门后,阿诚看到的是偌大的一间房间内没有任何家具,甚至连吊灯都没有。有的只是一排被沿着最内侧墙边整齐摆放的蜡烛,昏黄摇曳的烛光把原本完全黑暗的房间稍微照亮了些。

 

从两边墙上垂下来的正是阿诚隐约中看到的两条铁链,垂在地面上的铁链的尾端有个铁圈,不用想也知道是用来干嘛的。

 

在靠近两边墙面的地面上还有一把锤子和一点从墙上掉落下来的水泥屑,这一定就是刚才敲击声的来源,阿诚默默地想。

 

两人进入房间后,明楼就将房门锁上。

 

不出阿诚的预料,明楼用铁链分别扣住了他的双手。

 

他走到阿诚身后,从一排蜡烛中取出一根举到面前。他凑近阿诚,近到阿诚可以感受到明楼的呼吸拂到了自己的脸上。

 

明楼举着蜡烛端详着阿诚的脸,像是在欣赏一幅名画,仔细得没放过他的任何一丝表情动作。

 

无论是看着自己的清澈眼神,还是自己亲手所致的苍白的薄唇。不管是他敏锐的洞察力,还是矫捷的身手。从少时的身心都被摧残到如今的羽翼日渐丰满,都是从这个人的十岁时开始,由自己亲手一点一点教养出来的。

 

明楼对上阿诚的目光,不紧不慢地说,“你知道如果一盆兰草的叶子断了,那代表着什么吗?”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71)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