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永远是糖里有屎系列……

相信我,我真的是亲妈!


——————以下正文——————


阿诚没有回答。

 

明楼笑了。

 

他蹲下来,将蜡烛滴了蜡固定在附近,脱去阿城的鞋和袜子,托起阿诚的左脚,拇指在脚踝处一下一下摩挲着。

 

对于阿诚,和明台一样,都是自己弟弟。然而一开始迫于局势和种种因素的影响下,阿诚不得不和自己一同站在悬崖边上做个“不正常”的人。

 

在那段明台还依旧是个普通学生的日子里,阿诚就已经身处枪林弹雨中。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晚上可以安全回到家还能看到自己。

 

那个时候他还有大姐,还有明台。可现在的情势已经大不如前,家不成家,国不像国。

 

虽然阿诚日日都在出生入死,但自己从没想过阿诚会离自己而去。

 

而如今,大姐和明台的结果历历在目,每分每秒都在提醒着自己,阿诚随时会消失的这个无法预见的未来。

 

是会像大姐那样彻底从自己的生命中离开?还是像明台一样生死未卜?

 

不想要,哪个结果都不想要。

 

如果无法阻止组织下达的命令,那么就由自己折断阿诚的翅膀,让他不再具有任何价值,将他永远束缚在自己身边。

 

明楼一只手抓住阿诚的左脚,另一只手抓住左脚踝上方,两手同时用力往不同方向折了过去。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诚顿时两眼发黑,跪倒在地。

 

痛苦的叫声混着拉动铁链所带来的巨大声响回荡房间内久久不去。

 

明楼慢慢放下阿诚的左脚,将跪在身后的右腿也移转到了前面,同样的脱去了鞋袜,抓住了右脚和脚踝。

 

阿诚痛到连呼吸都觉得多余,汗已经湿透了衬衫,握紧的拳头令指甲深深嵌进了手掌的肉里,只有痛感席卷了全身。

 

明楼看着阿诚惨白的面孔,手上却没停下。和刚才对左脚做的一模一样,明楼再次折断了阿诚的右脚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诚仰起的脖子上青筋暴起,张大的嘴吐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身体的所有感官都因疼痛而变得麻木,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只有不断从额头渗出的汗在提示着时间的流逝。

 

将阿诚的右脚也轻轻放下后,明楼单膝跪在阿诚身前,伸出手温柔地抚上阿诚上仰的脸。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未完待续

评论(23)
热度(61)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