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人觉得上一章大哥徒手断了阿诚的脚踝有点不符合实际,大家莫慌啊,后面会有解释哒( *︾▽︾)


——————以下正文——————


明楼站在阿诚身前看着几乎快晕厥过去的阿诚,满身全是自己造成的伤,内心感到了充分的安全感,情绪不再像之前那么激动。

 

现在他终于想起了一件事,转身走出了房间。

 

在明楼走了之后,阿诚花了很长时间才慢慢适应脚伤带来的痛,整个人从上到下都被汗浸透了。

 

他试着稍微动了动脚,想看看伤的程度。

 

“嘶!”

 

果然还是好痛。

 

但是可以感觉到脚踝没有完全性骨折,只是无法断定到底伤到什么程度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是阿诚始料未及的。恐怕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明楼现在的想法。

 

不过只要让大哥安下心来,自己做大哥的囚兽又何妨呢。

 

“喀嚓。”是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阿诚抬起头,“大哥?”

 

“这么多天没吃东西,饿了吧?”

 

明楼手上端着一碗粥走到阿诚身边,盘腿坐了下来。

 

“来。”明楼舀了一勺粥伸到阿诚面前,却见阿诚呆呆的看着自己没有任何反应,又说,“已经不烫了。”

 

阿诚这才反应过来,伸过头去吃下了那勺粥。

 

二人无言,明楼一勺一勺重复着动作,喂阿诚吃掉了一整碗粥。

 

明楼看着已经空掉的粥碗有点出神。

 

“刚带你回明家的那天晚上你就发烧了,那时候也是我一勺一勺喂你吃粥的,你还记得吗?”

 

阿诚的嘴角带着弧度,“记得。”

 

“虽然把你从桂姨手里救了出来,我却没有让你成为正常人。”

 

“这不是大哥的错。”

 

“现在你也不是健康人了。”

 

“不怨大哥。”

 

“阿诚……”明楼握着碗的手指紧了紧,“我这个样子,你会恨我吗?”

 

阿诚虚弱地笑了,“大哥你别怕,我在这。”

 

明楼的手颤了一下,他还是低着头,房间里昏暗的光线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曾经对你说过,‘你还好,有我陪着’,但是其实相反。”明楼抬起了头望着阿诚,目光闪烁,“我才是还好,有你在身边。”

 

“大哥……”

 

明楼声音颤抖,“对不起,阿诚,对不起……我……”

 

“我明白,所以大哥不用内疚。”

 

阿诚感受到以前的明楼正在一点点回到自己身边,心里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

 

可是人啊,一旦突然卸下一直以来背负着的东西,身体就会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幸福”。

 

霎时,阿诚觉得好困,用力甩了甩头也没用,眼前的明楼变得越来越模糊。

 

“大……哥……”

 

“阿诚?!”

 

明楼立刻放下手中的碗,抱住身体向后倒的阿诚。

 

“阿诚你醒醒!阿诚!”

 

明楼一手搂住阿诚,一手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解开了扣住阿诚的铁链圈,将阿诚从地上抱起,走向主卧。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明楼不停地默念着这句话,不知道到底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怀中人听的。

 

到了主卧,他动作轻柔的将阿诚抱到床上。

 

“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就跑出了房。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67)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