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等了m(_ _)m


——————以下正文——————


明楼下楼拨通了苏医生家的电话。

 

“喂,苏医生,是我。”

 

“大少爷。”

 

“你马上到周公馆这的明家小院来,立刻。”

 

“好的,知道了。”

 

明楼挂掉电话后去了淋浴间,找了一个脸盆接了些热水,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浸入热水里,端去了主卧。

 

阿诚身上的衬衫已然破皱得不成样子,解开钮扣就看见上身的很多处淤青,其中有几块地方特别严重。

 

穿插在淤青之间的是昨天的鞭打造成的伤,因为当时掌控了力道,所以基本上不是太严重,但道道都是皮开肉绽,若是常人看了定会觉得触目惊心。

 

明楼把脸盆放在床头柜上面,拧干毛巾。坐到床边,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擦拭阿诚的身体。

 

可擦到后来明楼的手不受控制地开始发抖,直到抖得都没办法继续擦拭。

 

他收回手,紧紧攥着毛巾,低头看着毛巾上的斑斑血迹,心里恨不得将自己给千刀万剐了。自己用这样残酷的方式“保护”阿诚,又和当初的汪曼春有何区别。

 

但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尽一切办法让阿诚完全康复如初。

 

剩下的,不管阿诚是恨自己一辈子或是选择离开自己,都无所谓了吧。

 

“笃笃笃,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将明楼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把毛巾扔回脸盆里,急匆匆地就下了楼。

 

开门见到明楼的一刹那,苏医生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不过,毕竟是从小看着明楼长大的,那人的眉目清楚地告诉他,这个人就是明楼。

 

“大少爷。”

 

“嗯。你跟我来。”

 

明楼没有多说废话,关上大门领苏医生直往阿诚所在的主卧走去。

 

苏医生进了房间之后,仔细查看了阿诚身上所有的伤口情况,中途没有询问明楼造成这些伤的原因,只是向明楼做了最后的汇报。

 

“阿诚先生的上身以及头部和口腔内部的伤都只是一些皮肉伤,等醒了吃点药,花段时间调养一下就能好。”

 

“那脚上的上呢?”明楼显得有些焦急。

 

“脚踝上的伤,已经属于骨折的范围,但只是很轻微的骨折。”苏医生打开带过来的药箱,继续说,“只要休养的好,这点程度的骨折可以完全恢复。我带过来的药有几个是可以给阿诚服用的,服用的剂量我写在这张纸上,记得每天给他吃。还有其他的药和脚踝骨折的处理,我现在回去拿要用的东西,马上就过来处理。”

 

“脚踝……以后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不会的,阿诚的情况不是完全骨折,只需好生休养多加注意,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的,大少爷请放心。”

 

“那好,那你快去快回。”

 

苏医生写完药的服用剂量后,就很快收拾好药箱又赶回家。

 

苏医生刚走,明楼就像刚被救出的溺水者,终于松了一口气似的坐倒在了床上。

 

还好……还好……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61)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