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会于二月一日再更新,因为我有强迫症……



——————以下正文——————


阿诚养伤的每一天,明楼都很尽职尽责地帮阿诚擦身子、上药、换绷带,煮饭给他吃等等等等。

 

特别是晚上睡觉,不知为何就非要和阿诚睡在一起。


阿诚一开始是几百个不愿意,都多大人了还一起睡,又不是小时候了。可明楼一点都听不进去,说是这床够大,不会碍到阿城的伤口的。还说什么,主要是怕阿诚晚上伤口疼旁边没人,又找不着他。

 

明楼这犟脾气一上来,阿诚也拗不过他,最后只能缴械投降。

 

这不,到了晚上该睡觉的时间,明楼洗完澡又凑上来了。

 

两个人已经这样睡了好几天,阿诚没有开始那几天那么不习惯了。所以等明楼躺好之后,就准备闭眼睡觉了。

 

“阿诚。”

 

明楼突然开口叫了声阿诚。

 

“嗯?”

 

“真怀念小时候的你。”

 

“为什么?”

 

“听话啊!”明楼低笑出声。

 

“……”

 

阿诚心想,自己这大哥真是越老越幼稚了。

 

“记得你刚来明家的那段时间,面对我也拘谨得很,哪像现在,都会使唤我了。”

 

“那是因为以前年轻不懂事,没看清你的真面目。”

 

“哦?”明楼像是得了劲,侧过身,手臂枕在自己头下面,一脸饶有兴趣的表情问道,“你倒是说说看,我的真面目是什么?”

 

“一条狡猾无比的毒蛇。”

 

“那你跟在一条狡猾无比的毒蛇身边这么多年,就不怕它有一天设了圈套,把你吃下肚吗?”明楼还特地油腔滑调地着重说了“狡猾无比”这四个字。

 

阿诚也歪过头面对明楼,“谋划了这么多年,可真是难为你了。”

 

明楼忍俊不禁,止住后就一动不动地看着阿诚。


他一直觉得阿诚的眼睛看起来总是亮晶晶的,像从未被污染过的一汪泉水,只是看着就让他感觉到很安心。

 

而此时的这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明楼清晰的模样。

 

明楼出神地盯着阿诚看了好久,阿诚都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才别扭地转过头,咕哝了一句。

 

“一直看什么呢。”

 

“哈哈没什么,睡吧。”

 

明楼自己倒是翻了个身很快就睡得不知天地为何物了,只留下被看得脸有点烧的,一头雾水的阿诚。

 

“果然狡猾无比。”

 

睡不着的阿诚看着明楼熟睡的背影,又小声咕哝了一句。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45)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