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以为今天能完结,结果发现一话写不下hhhhhh


——————以下正文——————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特别是当人每天都很忙碌的时候,一个月眨眼间就过去了。

 

“伤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虽然阿诚先生你身体底子好,但是脚踝还需再好好愈合一个月。”苏先生仔细检查了阿诚的脚踝后站起来说。

 

“谢谢你,苏医生。”

 

“没什么。”苏医生又转过去面对明楼,“大少爷,阿香昨天打电话给我,托我给您带个口信。”

 

明楼给阿诚捻了捻被角,“她怎么知道,你会知道我在哪里?”

 

“这个我也不清楚。”

 

明楼皱了皱眉头,“什么事?”

 

“说是家里有人在等您和阿诚先生。”

 

“等我和阿诚?”

 

“具体是谁阿香也没和我说,只是说要你们赶紧回去。”

 

“好,我知道了。”

 

“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嗯。”明楼点了点头。

 

“会是谁?”苏医生走后,阿诚问道。

 

“除去组织的人,会光明正大到家里等我们的,只有新政府里的人。”

 

“可我们在这个月里面并没有任何计划,新政府的人到底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

 

“不管他是谁,至少这个人很了解我们。他知道只要通知到我们,我们一定会回家。”

 

阿诚有点担心,可能是安逸久了,被照顾得太好,碰上点事就莫名的敏感。

 

“别想太多,明天我们就回去。”明楼笑得温柔,“一个月的假期快结束了,也是时候回家整理整理了。”

 

“嗯。”

 

阿诚感觉到在这大半个月中,他和明楼的关系远胜从前,而且还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但具体是什么还真说不上来。

 

不过这种变化让他很安心,也很享受这样的关系。

 

“今天晚餐想吃什么?”

 

“大骨汤。”

 

说完,就见阿诚在贼笑。

 

“嘿,我说你是不是存心刁难我?”

 

自从阿诚养伤以来,明楼简直就是包干了所有阿香在家做的活。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明家大少爷,经过大半个月的磨练,如今可是自封“明家大厨”了。

 

就不说糖醋排骨和松鼠鱼这种含金量极高的菜了,如果但是炒个素菜炖个鸡汤什么的,现在完全一点问题都没有。

 

“哎哟哎哟—好痛啊—”阿诚赶紧装模作样地捂着腿。

 

“行行行,我做还不行吗?”明楼作投降状。

 

阿诚见状立刻恢复了原样,清了清嗓子。

 

“嗯,知道了就快去吧。”

 

“嘿—你这小家伙!”

 

于是阿诚又抱起了腿,“哎哟哎哟—”

 

明楼也是拿他没有办法,笑着指了指还在哎哟的阿诚就出门买菜去了。

 

到了晚上,阿诚如愿的吃到了大骨汤。

 

虽然意料中的没有阿香做的好吃,不过这可是明家大少爷明楼炖的汤,哪是想吃就能吃到的。

 

只要想到这里,阿诚就止不住地开心。

 

另一旁的明楼把阿诚这点小表情看得一清二楚,装作毫不在意的问了一句。

 

“又在想什么呢。”

 

“啊?”阿诚喝完一勺汤,呆呆的看向明楼。

 

“我问你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大哥炖的汤真好喝。”

 

阿诚才不会把真实想法说出来,免得某人太嘚瑟,以后可就吃不到了。

 

“那是自然。”

 

明楼也是被一夸就忘了最初问话的目的。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37)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