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新年快乐!!!

本来是想十二点整的时候发上来的……是的,那时候还差一点没写完,现在是刚出炉的,还热乎着呢!就当深夜党的福利好了(笑)

我真是没什么时间概念,昨天白天的时候一直以为是小年夜,晚上和我妈聊天的时候,才知道已经是大年夜了……总之就是之前说的小年夜福利也要往后挪了,因为我还没开始写……

这个最后一话我自己感觉还是挺适合新年的时候发上来的,而且量很足,并不想再分两次了……

那么我们下次再见,祝食用愉快w

——————以下正文——————

第二天明楼起了个早,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了一下,叫阿诚起床后做好了早餐。

 

明楼在这段时间不敢做太过油腻的东西给阿诚吃,就怕耽误了阿诚伤情的恢复,所以今天的早餐是皮蛋瘦肉粥、荷包蛋和几个菜包。

 

两人吃饱了以后,明楼洗了碗,把没多少的行李搬到了车上,然后把阿诚抱进了车里。

 

在小院的时候,阿诚几乎从未离开过床,有什么必须要离开床的事,都是明楼抱着去的。

 

明楼没让苏医生买轮椅,因为他觉得阿诚也不用大走动,没必要买轮椅。

 

刚开始阿诚虽然也感觉被抱着极其别扭,毕竟自己又不是女人。不过转念一想,反正在这个房子里,也没有第三个人,也就任由明楼了。

 

可是要到车里,外面肯定会有人看到明楼抱着自己的。在和明楼争了好半天之后,最后只得到了拿外套盖住脸的允许。

 

在车上,明楼从后视镜看到脸红到耳朵根的阿诚的模样,心情甚好,一路上满面春风。

 

到了明公馆,明楼还是面不改色地将阿诚从车里抱了出来,这次阿诚倒没拿外套盖住头。

 

“大少爷,阿诚哥你们可回来了……阿诚哥这是怎么了?”

 

阿香听到开门的声音就从厨房赶了出来,正好撞见了阿诚被明楼抱在怀里的模样。

 

“阿诚的脚骨折了,不方便走路。”

 

“怎么会骨折了!?那赶紧坐着吧。”

 

明楼把阿诚抱到沙发上,随口说了一句,“阿诚啊,是不是我最近把你养肥了?”

 

阿诚听出来明楼这话里的意思了,“谁都能这么说我,就除了你。”

 

“……”明楼无言以对,只好转移话题,“阿香你昨天让苏医生带口信给我,那个人呢?”

 

“噢,在楼上呢。”

 

明楼下意识地看了眼二楼,这一看竟看到了一个他怎么也想不到现在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嗨,大哥阿诚哥,我回来了!”

 

“明台?!”阿诚不可思议地望着从二楼走下来的明台,一时缓不过神来。

 

“你两干嘛一副撞见鬼了的样子呀,我现在看起来很可怕?”

 

“胡闹!”明楼皱着眉头骂道,“要是被有心之人发现你回来了,你以为还能像上次一样让你逃走吗!”

 

明台还是一脸悠然自若,坐到另一张沙发上,“这点大哥你放心,绝对不会有人发现我已经回来了,不信你问阿香啊。”

 

“是真的,小少爷回来时候的扮相连我都认不出来是谁,还让我喊他爸呢。”阿香捂着嘴一阵笑声。

 

“那可不,谁能想到堂堂明家小少爷会是从乡下来看女儿的驼背老头啊。”

 

明楼和阿诚对视一眼,都是无奈的笑着叹了口气。

 

“既然我们明家小少爷回来了,可要好好聚一次。阿香你今天多做点菜,中午我们四个一起吃顿饭。”明楼吩咐道。

 

“是,我这就去。”

 

看着阿香进了厨房以后,阿诚开口,“好,就算没人知道你回来。那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下,这段时间的音讯全无是怎么回事?”

 

“就是为了在谋划怎么回来啊。”明台语气不满,“你们可不知道,为了这次任务我们做了多少准备,又是来回改方案又是要安排阿香的父亲之类的。”

 

“这么说,是组织上有新的任务?”

 

明楼看了眼阿诚的脚,“我们去书房说还是就在这说?”

 

“就在这说吧,阿诚的脚不方便。”

 

“好。”

 

接着三个人就这么一直聊到阿香过来通知他们可以吃饭了,才离开沙发。

 

饭桌上的四人互相调侃着,聊着最近自己碰上的有趣的事,喝酒划拳好不热闹,就像一年前的那个除夕夜。

 

“嗝……大哥!”明台喝多了,用筷子边敲碗边说,“你可得对阿诚哥好些啊……嗝!你看看把阿诚哥折腾成什么样了!”

 

“行!我今后就对他一个人好!”明楼也喝大了,一把搂过身旁的阿诚。

 

“这可是大哥你说的!”明台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傻笑着,“阿诚哥你听到了吧,嘿嘿嘿,你以后也要照顾好我大哥喔!”

 

“我也听到了喔哈哈哈!”

 

阿香是陪着明楼和明台喝了酒的,半醉半醒地听到这段对话,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觉得好像没什么不对,也就傻傻的跟着明台起了哄。

 

阿诚因为有伤在身,明楼不准他喝酒。谁知现在唯一清醒的人被几个醉鬼的话搞得面红耳赤,这会儿又被明楼强搂着,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了。

 

阿诚想拍开明楼的手臂,然而明楼的手就跟钉在阿诚身上似的,一动都不动。

 

“别闹了”阿诚小声说。

 

明楼凑近阿诚的耳边,温热的鼻息喷在阿诚的颈上,低声道,“别动。”

 

阿诚楞了一下,知道明楼是真醉了,就只说了句,“不要再喝了,一会我自己可走不到房间去。”

 

明楼意会地一笑,放开了搂住阿诚肩膀的手,又和明台开起玩笑来。

 

没过多久,不胜酒力的阿香就趴在桌上昏睡过去了。明台也没好到哪去,有气无力地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嘴里还在嘟囔着让人听不懂的语句。

 

这个时候,明楼站起身抱起了阿诚,朝楼梯走去。

 

“诶诶,慢点走。喝了那么多酒,别把我摔了。”

 

“我可舍不得摔着你。”

 

“酒话连篇。”

 

明楼倒也不恼,嘴角噙着一抹笑。

 

把阿诚抱到了阿诚的房间里,帮他盖好被子,“你也睡会,晚上还要继续和明台谈事情,会比较累。”

 

“好,大哥午安。”


“午安。”

 

---------------------------------------------------------------------------------------------

 

“阿诚,阿诚,醒醒。该吃晚餐了。”

 

“大哥……”

 

“起来吧,我把晚餐给你端上来了。”

 

明楼把晚餐端到床上,然后在一旁坐着,静静地看着阿诚,直到他吃完饭。

 

阿诚知道明楼想说什么,如今明台的归来就代表他们的安生日子结束了,马上上海又会被搅起一波腥风血雨。

 

在明楼心底里还是不想将自己扯进去,可又无可奈何。

 

阿诚放下碗,一只手握住明楼的右手,笑着说,“在我身边寸步不离的好好保护我,这话还算数吗?”

 

“……算数。”

 

阿诚看了一眼窗外,从房里看出去,漆黑的夜淹没了所有,幽暗又看不见尽头,只除了那一盏路灯发出的微黄灯光。

 

“黎明一定会到来的。”阿诚转过头,“我相信。”

 

因为有你在。



完结。

评论(14)
热度(79)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