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民国中后期(可以当做伪装者的平行时空篇)


设定:

明楼——暂不透露www

明诚(青瓷)——?

(感觉这设定说了等于没说……)

↓明楼的形象参照下图↓



内容:

能贴合历史的我尽量去贴合……

大致会虐,请做好心理准备


其他:

我复活辣!感谢还没有取关的大家

这篇更新时间不定,我写好就会更新,提前给大家打个预防针么么哒


——————以下正文——————


“那么就麻烦藤田先生了。”


“哪里的话,我们大日本帝国非常乐意以后能多与新政府进行合作。”藤田举起手中的红酒杯,“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明楼跟着举起红酒杯,嘴角上扬,“合作愉快。”

 

在餐厅内的橙黄灯光下,酒杯和明楼的眼镜片上闪出一样的光,有些晃眼。

 

“不知道明先生晚上是否还有其他事情要忙?”

 

明楼看了一眼手表,“刚好五点,下班时间自然是得空的。”

 

“哈哈哈这样最好了。”藤田看起来很高兴,“我前几天弄到几张天蟾舞台今晚春闺梦的票,既然明先生有空,不如吃完饭和我一起去看看?”

 

“这是明某的荣幸。”

 

“诶,明先生这可说重了。”

 

“没想到藤田先生对中国戏曲也感兴趣。”

 

藤田拿起红酒杯慢慢摇晃起来,“不,只是有个人让我非常感兴趣。”

 

“哦?让藤田先生如此感兴趣的人,倒是也勾起了明某的好奇心。”

 

明楼不着痕迹地观察着藤田,从神情上来看,是没有与他口中的那人有过过多的接触。

 

藤田捕不到的猎物,竟然依旧安然无恙,而且还让藤田这样执着……

 

“明先生心里一定有底了吧?”藤田笑着说。

 

“既然是天蟾舞台的春闺梦,首先这人是个擅长京剧的戏子。春闺梦的主角是张氏,而要说如今中国京剧界中最为名声大噪的旦角,非顺平社的青瓷莫属。”明楼不缓不慢地抿了一口红酒,继续道,“听说这个青瓷的拿手好戏便是春闺梦,平日里明某也常听朋友提到,说是俊美非凡,功底十分了得。明某虽不敢百分百肯定,但藤田先生所倾心的应该就是这位了吧。”

 

“明先生果然聪明,不过听明先生的话,是从未看过青瓷的戏?”

 

“明某的工作一向繁琐,有时下了班还要参加政界的聚会,特别是忙的时候真的是焦头烂额,唉。”

 

“这是明先生对新政府的一片衷心啊,要是新政府多几个像明先生这样的人,哪会有现在的贪污腐败。”

 

明楼满面谦逊,“藤田先生过奖了。”

 

“那今天正好,我就带明先生去好好看一场青瓷的春闺梦。”

 

“多谢藤田先生。”

 

 

 

距离演出时间还有两个小时,青瓷已经化好妆,此刻正坐在镜子前贴片子。而从镜子里反射出自己身后有个身影,左右不停地在翻找着什么。

 

“又是什么找不到了?”

 

听闻师兄开口了,夜莺忙贴过去。

 

“师兄,你看到我的戏服了吗?”

 

“我说过你多少次了,演出前把自己的行头都放在自己的位子上,不要乱放。后台人多,指不定就被扔在哪个角落了。”

 

“可我刚才明明就放在你后面这个箱子上的啊,怎么转个身就没了。”

 

夜莺一脸苦思冥想的样子,她想不通前一秒还在的东西,不过就去换了双鞋的功夫就不见了。

 

“你看你现在连妆都没化,等会被师傅看到了又要挨骂了。”

 

“嗯……”

 

夜莺心不在焉地应着,脑袋都快想破了还是没想出戏服会在哪里。

 

正当她准备冒着受罚的危险,去向师傅讨要备用戏服的时候,眼睛不经意地瞥到了青瓷梳妆台最下面的抽屉上——戏服的一角露在了外面。

 

“啊!师兄!!!”

 

她一把拉开那个抽屉,里面赫然躺着她的戏服。

 

青瓷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告诉师傅!”

 

“为兄是借机让你记住教训,你觉得师傅会帮谁?”

 

说完,青瓷继续气定神闲地对着镜子贴片子。

 

“夜莺师姐!师傅过来啦!”

 

一旁的小师弟看到远处走过来的师傅,赶紧提醒还在和师兄较劲的夜莺。

 

夜莺觉得自己简直快被气死了,闷闷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暗暗决定下次一定要扳回一局。



注释:1926 年落成的大新舞台,后改名天蟾舞台,位于四马路(福州路),观众席位 3917 座,是当时上海规模最大、最主要的京剧演出场所,曾有“远东第一大剧场”之誉,有“北有长安,南有天蟾”,“不进天蟾不成名”之说。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28)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