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楼和藤田吃完晚餐就直接去了天蟾舞台,演出时间是七点三十分,两人于演出前一刻钟的时候进了场。

 

“哎呀,这不是藤田先生嘛!”迎面走来的正是天蟾舞台的老板,“藤田先生能来我们这,真是让我们蓬荜生辉啊!”

 

“章老板的生意看起来不错啊。”

 

“拖藤田先生您的福,还能生活下去!”章老板搓搓手跑到另一边,“哎哟您看今天连明先生这样的稀客都来了!”

 

眼尖的章老板其实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藤田身旁的明楼,只是日本人怠慢不得,只得等到现在再招呼。

 

明楼心里对章老板的行为自然是一清二楚,也不恼,笑着对章老板点了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

 

“来来来,两位这边请。”

 

章老板连票都没看就直接领着两人去了贵宾席,在他看来,这些个来宾里面哪有比日本人更尊贵,或者应该说是更让人惧怕的存在。

 

两人在位子上坐定下来以后差不多就快到演出时间了,周围也逐渐安静下来。

 

随着伴奏的响起,只见主角张氏缓缓走进大家的视野。

 

明楼不是很懂戏曲方面的东西,且明知此人是男儿身,但仅仅刚才踏出的几步就如女子一样绰约,完全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本来以为就像过去许多有名的戏子,靠着有权有势的人们的追捧,靠着一副好皮囊,能逍遥多久就逍遥多久,没想到这个青瓷的功底倒是扎实。

 

有趣。

 

表演张氏的青瓷坐在椅子上,左手微微撑着头,睡着了,开始了一场因过于思念在外从军的丈夫的梦境。

 

“今日里见郎君,形——容瘦损。乍相逢不由得,珠泪飘——零。”

 

青瓷撩起一边水袖一角左右轻轻虚拭,神情哀伤,真是让人望而生怜。

 

“明先生觉得青瓷怎么样?”藤田喝着茶笑眯眯地问。

 

明楼赔笑,“不愧是藤田先生看中的人。”

 

“是不是有种‘不愧是青瓷’的感觉?”

 

明楼点点头表示赞同藤田的说词,随之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没有说话,继续看着表演。

 

“因此一去无音信,不管我家中——这肠断的人。”

 

“娘子有所不知,军中捎信不便,我是朝思暮想惦念于娘——子。”

 

王恢上前搂上张氏的肩膀,想把心中不乐的妻子哄开心。谁知张氏似乎还是不快,拂袖推开了王恢。

 

“毕竟男儿真薄幸,误人两字是功名,甜——言蜜语真好听,谁知都——是——那假恩情。”唱罢,立于一旁生起了闷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小娘子真有趣!”

 

“好!好!!”

 

下面的看客里面有人开始拍手喝彩。

 

而明楼坐在二楼,虽然视野宽阔,却无法非常清楚地看到青瓷的面容和表情。所以在后面一段张氏与王恢二人对新婚良宵的讨论中,对于青瓷的演绎看不真切。

 

曾听朋友说过,看了他这段新婚小娘子的羞涩模样,就算知道他是男人,一样令人心猿意马。

 

倒不是明楼对男人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只是单单觉得没看到上乘表演可惜了,想着要不下次再来选张近一些的位子重看一次。

 

“今日等来明日也——等,哪堪消息更沉沉。”青瓷在丫鬟的搀扶下往前踱了两步,“明知梦境无凭——准,无聊还向———梦——中——寻————”

 

最后的伴奏响起,戏子们退场,这曲春闺梦也结束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0)
© 海風/Powered by LOFTER